| | |

黄锦贤与林义数、郑小仙 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平阳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温平鳌商初字第763号
原告:黄锦贤。
委托代理人:黄立磐浙江法 之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林义数。
被告:郑小仙。
上列二 被告委托代理人:王雨恩浙江思勤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章国宝。
原告黄 锦贤与被告林义数、郑小仙 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0月3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审 判员陈海琴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1月19日公开 开庭进行了审理。2014年12月2日,原告黄 锦贤对被告林义数提供的录音真实性、是否存 在拼接和林义数提供清单中收化纤款368839中的“收”“罗明运”的签字、“2014年3月2日”是否为 罗明运所写申请鉴定。后原告撤回鉴定申请。2015年4月13日,本院依 原告申请追加章国宝为本案第三人,并于2015年5月18日再次 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同日,双方当 事人申请庭外和解30日。2015年6月17日,因案情复杂,本院裁 定转为普通程序,并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8月7日公开 开开进行了审理。原告黄 锦贤及委托代理人黄立磐、被告林义数及林义数、郑小仙 委托代理人王雨恩、第三人章国宝(第二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锦贤起诉称:被告林 义数与原告黄锦贤之间存在贸易关系,被告林 义数向原告黄锦贤购买货物。2013年2月7日,经双方结算,被告林义数结欠689000元,并出具一份欠条,承诺不久便予偿还。上述债 务属二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应由二被告共同偿还。现原告起诉要求:被告林义数、郑小仙偿还货款689000元及利息(自起诉 之日起至 本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按中国 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计算),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诉讼中,原告黄锦贤补充称:被告林义数于2013年2月7日出具的欠条(货款金额为689000元)背景为,该笔货款689000元是其与林义数、林义创、章国宝原设立企业于2011年5月至2012年3月期间化纤货物往来,而此时 温州中澳棉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澳公司)未登记成立,事实上 该笔货款是林义数与股东林义创二人结算,由林义 数个人负责偿还的,因此原 告要求林义数出具欠条。2012年7月,林义数 进厂后承诺年底还款,并于2013年2月出具欠条,当时实 际上欠款金额为689680元。中澳公司成立后,原告向 中澳公司继续供应化纤,章国宝于2013年间以 股东和管理人员名义负责采购,原告要 求章国宝出具欠条,其行为是履职行为,法律后 果应由林义数和中澳公司承担。被告偿 还款项并非偿还本案欠款,而是偿 还中澳公司股东章国宝于2013年1月14日对2012年8月至2013年1月期间 发生的化纤款进行结算的欠款714800元。结算后,原、被告间 继续发生货物往来,2013年6月至2013年8月9日林义数是现金购买,2013年8月11日开始 林义数是即付即买,该期间 产生的货款均已偿还完毕。关于被告还款明细:原告已 收执被告林义数 通过章国宝转交的承兑汇票150000元,如果该 款与章国宝无关,被告要 求章国宝转交不符合常理;抵债的 棉纱金额十二万多,发生在2013年间,该棉纱不是林义数的,不可能 抵林义数个人债务;原告已收取2013年8月11日至11月30日期间款项368839元,不过均是偿还714800元的欠款;原告亦已收取被告与2014年11月4日、2014年11月6日分别通过林荣棋、温明绿支付的18235元和24700元,亦是用 于偿还当日发生的货款18235元、24702元(两笔分别为8112元和16590元)。综上,要求法 庭结合交易习惯和证据综合认定本案事实。
被告林义数答辩称:原告与 被告林义数间买卖棉纱总金额有二三百万,均已结算过,支付方式为银行转账、承兑汇票。截至2013年2月7日结欠原告689000元,现已偿还完毕(该货款 基本上是章国宝于2012年端午节起至2013年1月期间 经手采购货物的结算,截至2012年年底,被告林 义数还结欠原告350000元多),分别为:2013年2月9日通过章国宝转交150000元承兑汇票;2013年7月31日,棉纱20吨,每吨6300元,抵债126000元;2013年8月11日至11月30日期间已支付368839元,包括2013年8月22日转账40000元,2013年9月10日转账100000元;2014年11月4日通过林荣棋付款18235元;2014年11月6日通过温明绿付款24700元。综上,被告林义数仅剩余额1226元未偿还,原因在 于原告提供的棉纱有质量问题。林义数、林义创 和章国宝原来共同投资设立恒之源棉纺厂,因林义 创管理不善公司面临倒闭,林义创要求增资,由林义数负责管理,于是林义数于2012年7月6日接手 工厂成立中澳公司,关于之 前债务如何处理不清楚,法定代表人是林义数,股东还有林珍珍。在其经 营中澳公司期间,一般都 是以公司名义经营,但事实 上均是以其个人名义出具欠条,因公司 经营承包权已发包给林义数个人,其他股 东都是设备产权股东,故无权参与经营管理。不管其 出具的欠条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欠款均需偿还。供货商 送货上门的由林义数、章国宝等人签收,章国宝负责采购直至2013年年底。章国宝于2013年期间 与原告间有个人业务,以中澳 公司名义发生业务,每月一次结算。
第三人章国宝答辩称:其与被 告林义数均是中澳公司的股东。其负责管理,林义数负责财务。涉案款项689000元原是 林义创设立的恒之源棉纺厂结欠的,后林义数接手该厂,设立中澳公司,并承诺 林义创结欠的货款由其个人负责偿还才向原告出具欠条。林义数偿还的款项与689000元没有关联性,偿还的 是其经手的中澳公司向原告购买棉纱所发结欠的货款714800元,且该笔 货款已偿还完毕。其经手 向原告购买棉纱是依据林义数指示,代表的是中澳公司。依据林 义数与林义创协议约定,如果林 义数在本案中败诉,林义创还是得偿还689000元。中澳公司于2013年6月1日后与 原告发生的货物买卖货款已全部付清,基本上是林义数偿还,有些是 通过章国宝现金支付。
原告黄 锦贤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并出示如下证据:1.居民身份证、户籍证明,证明原、被告及 第三人身份信息;2.结婚登记信息,证明二 被告夫妻关系的事实;3.2013年2月7日欠条,证明被 告林义数结欠原告货款689000元的事实;4.工商登记信息、中澳公司章程,证明第三人章国宝、被告林 义数均是中澳公司的股东;5.清单、送货单三十三份,送货单 大部分是章国宝及其妻子签收,其中一张2013年8月13日送货单是被告签收,证明原、被告间 结算后双方继续发生化纤贸易,尤其要 注意的是被告林义数于2014年11月4日、2014年11月6日偿还的18235元和24700元就是 偿还当日发生的货款18235元、8112元和16590元;6.2013年1月14日欠条,证明被 告林义数偿还的款项均是用于偿还章国宝出具的欠条中涉及的货款714800元;7.章国宝谈话笔录、照片,证明被 告主张的还款事宜与本案不存在关联性;8.黄宗多、李丕弄、谢尚同 谈话笔录各一份及(2015)温平鳌商初字第95号民事判决书,证明章 国宝系林义数管理人员;9.林珍珍、章国宝与林义数间2014年3月20日协议书及林义创、章国宝与林义数间2015年4月2日厂房转让协议书,证明章 国宝是中澳公司管理人员,对外债 务由林义数个人承担,章国宝 向原告出具的欠条是职务行为,法律后 果应该由林义数承担,林义数 支付的款项仅能用于偿还结算之后产生的货款。
本院依 照原告黄锦贤申请调取黄宗多诉林义数、章国宝 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庭审笔录并在庭审中出示,证明林 义数认可章国宝是其公司员工,既然是员工,章国宝 的签收货单行为就是职务行为,法律后 果由林义数承担。
原告黄 锦贤向本院申请罗明运出庭作证,证明林义数提供的368839元还款 清单部分伪造的事实;申请李青泽、吕宝出庭作证,证明原告指示李青泽、吕宝分别于2014年11月4日、2014年11月6日将化 纤运至林义数厂里的事实,上述证 人证言主要是证明被告林义数主张的款项均是偿还714800元欠款,而非偿还689000元的欠款;申请人 李丕弄出庭作证,证明章 国宝系林义数或中澳公司管理人员,负责签收货物、接待相关人员等工作。
罗明运称:其是原告厂里的会计,与林义数、章国宝是认识的,因林义数、章国宝 经常到其厂里购买化纤,章国宝 购买的次数比较多,与郑小仙不认识。对2014年3月2日收款清单上载明:8.12收4万,9.6收20000,9.10收10万,9.23收3万承兑,9.29收2万承兑,10.17收10万承兑,11.2收8520,12收19300+1875(10件黑纱款),1.26收23900,8.11-11.30化纤款368839及签名“罗明运”均是其书写,其余部分非其书写。其出具 上述收款清单是因林义数、章国宝账目未清楚,要求账 目罗列便于核对。上述还款时间发生在2013年8月至12月和2014年1月26日。关于上述还款合计为363595元和化纤款368839元不一致原因在于:363595元指的是收货款,368839元是2014年8月11日至11月30日化纤的总货款。当时棉 纱冲抵货款还结余5200元然后补到收货款中。2012年7月至2013年1月,章国宝偿还之后还欠268400元,后其称没有能力偿还,就以棉纱冲抵。双方有 时几十块零头就抹平,比如:2013年11月2日收8525元,仅还款8520元,11月30日19302元,仅还款19300元等。被告林 义数结欠原告的货款689000元发生于2011年5月至2012年3月期间,当时送 货单的抬头都是义创厂,收货人均不是林义数。罗明运 对章国宝出具给原告的欠条是清楚的,章国宝 代表的是中澳公司,货款714800元是对2012年7月至2013年1月期间 货物买卖的结算,每笔货物均有送货单,有时是章国宝签收,有时是 章国宝指定的员工代收,是否有 林义数签收不清楚。林义数于2013年2月7日向原 告出具的欠条是发生于2011年5月至2012年3月期间 发生货物买卖的结算,是林义 数认可要偿还的货款,关于该 期间发生的货款是否是中澳公司结欠不清楚。
李青泽称:其系原告公司员工,从事开车送货工作,与林义数不认识,与章国宝是认识的,他是中澳公司老板。在林义 数厂房火烧前几天,依照老 板指示与吕宝一起送货到多家企业,包括林义数的公司。2014年11月4日,先是由 章国宝到店里签收,再送货上门。2014年11月6日,因章国 宝不在就直接由公司工作人员签字为“中澳”。上述两 次送货都未通知林义数的。
吕宝称:其系原告公司员工,从事开车送货工作,与林义数不认识,与章国宝是认识的,他是中澳公司老板。2014年11月4日是否 送货至中澳公司记不清楚,但于2014年11月6日是有 送货至中澳公司,并交由 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签字的。
李丕弄称:其与被告是客户关系,与原告有相同的客户。其亦认识章国宝,章国宝 在中澳公司负责采购。其听说 章国宝以前是中澳公司股东,后公司 业务由林义数承包。章国宝于2013年期间 未向其购买货物。其曾电 话联系林义数商量有关采购事宜,林义数 告知采购事项由章国宝负责。章国宝曾于2014年上半年和2014年9月向其购买棉花,合计货款60000元左右,第一笔 货物由中澳公司某管理人签收且货款由林义数支付,第二笔 货物由林荣棋签收,但货款还未支付。
被告林 义数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并出示如下证据:1.录音书面记录四份,证明被 告结欠原告的货款已通过承兑汇票、棉纱抵债等方式付清;2.2014年3月2日收款清单,证明原 告收取被告款项的事实;3.银行转 账凭证三份及银行交易明细(复印件),一是证 明被告已还款的事实,二是证 明原告与被告林义数发生买卖往来偿还货款的方式为银行转账。
被告林 义数向本院申请林荣棋、温明绿出庭作证,证明林 义数还款的事实。
温明绿称:与被告 林义数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二人相 互之间有经济往来。与原告不认识。2014年11月6日,其应林 义数要求向客户汇款24700元。
林荣棋称:与被告 林义数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与原告不认识。2014年11月4日9时根据 林义数指示至苍南县万里镇化纤厂以信用卡方式支付18235元,不清楚还款对象身份。其信用卡额度为50000元,当时仅能刷19000元。
被告郑小仙答辩称:平时未 与林义数共同经营,涉案债 务属被告林义数个人债务。
被告郑小仙、第三人 章国宝未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林义数、郑小仙 对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申请调 取的苍南法院庭审笔录及证人 证言质证意见如下:证据1-2、证据4无异议;证据3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主张被 告林义数已偿还货款689000元;证据5有异议,被告林 义数未签字确认,送货单 载明的内容与被告林义数没有关联性,送货单位不同,有章国宝、有义创厂,经手人也不同;证据6-7只能证 实章国宝结欠原告款项,不能证 实林义数偿还的是哪笔债务,补充说 明的是询问笔录亦可以证实章国宝偿还款项来源于林义数,林义数 的款只能偿还其结欠的债务;证据8的三份 谈话笔录真实性不能确定;证据8的(2015)温平鳌商初字第95号民事判决书及证据9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认为章 国宝如果是作为中澳公司管理人员,其行为 的法律后果应由中澳公司承担,如果是股东,其行为 的法律后果由公司股东或者公司承担,均不能 由被告林义数承担。罗明运证人证言,抬头部 分是被告林义数书写,非事后添加,“收”非罗明运书写,但亦不 是林义数个人书写,该证言 亦可证实原告在庭审中虚假陈述;李青泽、吕宝证 人证言证实原告的员工均认可章国宝是中澳公司老板,货物不 是给林义数个人。李丕弄 证人证言关联性有异议,被告林 义数仅对林荣棋的行为予以认可,涉案买卖发生于2013年前,章国宝作为股东,被告林 义数不应为章国宝支付货款。对原告 申请调取的苍南法院庭审笔录真实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
第三人 章国宝对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1-7及证人 证言质证意见如下:证据1-4无异议;证据5中送货 单有章国宝及其配偶、林义数签字确认,林义数 在本案中主张的还款与689000元没有关联性,林义数 与章国宝是股东关系,经其口 头委托负责货物买卖及货款结算,结欠原告货款714800元,由林义 数直接转账给原告,其偿还 的全部款项均是偿还714800元和双 方结算后发生的货款,而非本案欠款689000元;证据6-7无异议;三份证人证言无异议。第三人 章国宝经本院合法传唤在第三次庭审中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 弃对原告提交的证据8-9及苍南 法院庭审笔录的质证权利。
原告黄锦贤对被告林义数提交的上述证据及证人 证言质证意见如下:证据1合法性有异议,被告林 义数录音行为侵害了原告权利,不能采 纳作为定案依据,录音内 容中涉及到四十多万,不是偿还本案689000元后余款四十多万,而是偿还714800元后余 款四十多万未偿还;证据2有异议,该组证 据是被告擅自修改后所得的,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其中“罗明运会计:请把2013年5月至今 我还黄锦贤的化纤款项列清单给我林义数”是被告 林义数事后自行书写,其中“8.11-11.30收化纤款368839元”中的“收”是事后添加,因载明的金额合计是363595元,非368839元,被告第 一次开庭后承认是自行添加,“罗明运、2014年3月2日”亦系由 被告林义数书写,补充说 明的是该份证据只能说明原告与被告林义数间在2013年8月11日至2013年11月30日间贸易额为368839元,与原告 提交的证据是相符吻合的;证据3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认为2014年11月4日和2014年11月6日转账 的款项是偿还当日发生的三笔货物买卖,其余款项偿还的是714800元,主张经 核实林义数在双方结算之前向原告转账的款项合计为870000元,加上2012年8月至2013年汇款 总额及章国宝结欠的714800元,总金额 与其主张的双方经济往来总金额二百多万元是吻合的;林荣棋、温明绿证人证言,收取二 位证人款项无异议,但偿还 的章国宝经手的2014年11月4日和2014年11月6日发生的货款,与本案不存在关联性。
被告郑 小仙对提交的被告林义数提交的上述证据及证人证言无异议。
第三人 章国宝对被告林义数提交的上述证据及证人证言均有异议,认为其 与林义数是股东关系,林义数是负责财务的,其偿还 的款项均是偿还章国宝经手的714800元而非本案欠款689000元。
本院依 职权向林义创询问,并在庭 审中出示林义创询问笔录。
林义创称:其与原告黄锦贤、被告林义数、第三人 章国宝均是认识的。黄锦贤是其供应商,林义数、章国宝是其合伙人。中澳公 司原称为温州恒之源棉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之源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19日,该公司林义数不是在册股东,股份比例其为45%,林义数为30%,章国宝为25%。其在公 司管理上出现问题,双方于2012年农历 端午节之前达成口头协议,约定其 将股份转让给林义数,由林义数负责管理。当时其 经手的恒之源公司已结欠黄锦贤原料款689000元,林义数 接手恒之源公司后重新登记了中澳公司,由黄锦 贤负责偿还该笔货款。689000元原是 恒之源公司结欠,后转为 其个人结欠黄锦贤才以个人名义向原告出具欠条。具体欠 条内容记不起来。大概于2012年12月,林义数 在其办公室出具欠条,出具后 对林义数有无偿还689000元不清楚。2014年3月,其将中 澳公司经营发包给林义数,每年承包费500000元,2014年11月8日,中澳公司厂房烧毁,承包金未支付。林义数 本案官司如果败诉,最后还 是得由林义创个人负责偿还689000元。章国宝 在中澳公司主要负责管理采购,其向供应商购货签收,再由林义数结账,债务应 该属于中澳公司的。林义数 承包中澳公司后发生的债务应该属于林义数个人的。在本案诉讼之前,林义数 从来没有说已偿还债务689000元,听说林 义数向黄锦贤购买的材料款仅为650000元,为了凑足689000元再向黄锦贤购买。
原告对 询问笔录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认为可 以证实涉案货款689000元未归还,章国宝在2013年之前 及三个股东结算期间中澳公司由章国宝负责管理,被告林 义数出具欠条后与原告继续有贸易往来。被告林义数认为:如果原 告认可林义创的询问笔录,那与起诉意见不一致,其起诉 的事实就是虚假的,林义创认为689000元不是货物买卖,而原告 起诉的是货物买卖;原告如果认为689000元是林 义创经手的恒之源公司结欠,应该提 供证据予以佐证,林义创 陈述与本案不存在关联性。
本院认证意见如下:
原告黄 锦贤提交的证据认证意见:证据1-2和证据4本院予以认定。证据3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被告林 义数是否已偿还其结欠货款689000元本院另行阐述。证据5,三十三 份送货单结合第三人章国宝确认的清单均能一一相对应,且章国 宝对该组证据无异议,本院对 真实性予以认定,关联性另行阐述。证据6-7真实性予以认定,关于被 告林义数支付的货款是偿还其个人结欠的689000元还是 第三人章国宝结欠的714800元本院另行阐述。证据8的黄宗 多和谢尚同谈话笔录真实性不能确定,本院不予认定;证据8的李丕弄谈话笔录,原告已 申请李丕弄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以李丕 弄证人证言认证意见为准;证据8的(2015)温平鳌商初字第95号民事判决书,结合被告林义数陈述,可以认 定第三人章国宝 是中澳公司管理人员,故该组 证据本院予以认定。证据9与本案不存在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罗明运证人证言,本院认 为罗明运是被告林义数提交的收款清单的经手人,其对出 具的收款清单是清楚的,且罗明 运陈述与收款清单内容一致,可以证实2013年8月12日至2014年1月26日间被 告林义数已支付货款363595元,2013年8月11日至2013年11月30日间发 生化纤买卖货款合计为368839元,本院予以认定。李青泽 与吕宝虽是原告公司员工,但该二 人证言结合章国宝陈述,可以证实二份曾于2014年11月4日、2014年11月6日送货至中澳公司,本院予以认定。李丕弄证人证言,仅能证 实中澳公司管理人签收的货款林义数同意偿还,不能证 实章国宝签收的货款由林义数个人负责偿还,故对该 份证人证言本院不予认定。本院依 原告申请调取的苍南法院庭审笔录,结合被告林义数陈述,可以证 实第三人章国宝于2013年年底 前是中澳公司管理人员,负责采购,故该组 证据本院予以认定。
被告林 义数提交的证据认证意见:证据1、证据3-4、林荣棋 和温明绿证人证言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定,关于林 义数支付的款项是偿还其结欠的689000元还是章国宝结欠的714800元本院另行阐述。证据2中有关 罗明运书写的有关还款明细部分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依 职权向林义创所作询问笔录,本院认为,就如林 义创陈述如林义数在本案中败诉,最终是 由林义创个人负责偿还债务714800元,故本案 处理结果与林义创有利害关系,其询问 笔录本院不予采纳。
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被告林 义数与被告郑小仙系夫妻关系。被告林义数、第三人 章国宝与案外人林珍珍(林义创女儿)于2012年10月31日共同 投资设立中澳公司,并经工 商部门核准登记,林义数为法定代表人,章国宝为管理人员。2014年3月开始,中澳公 司由林义数个人承包经营,期间林 义数仍聘请章国宝为管理人员。
2012年9月12日至2013年2月8日,被告林 义数向原告黄锦贤转账支付货款明细如下:2012年9月12日50000元、2012年9月21日50000元、2012年9月30日30000元、2012年10月8日50000元、2012年10月12日50000元、2012年10月16日50000元、2012年10月20日74590元、2012年10月31日100000元、2012年11月10日72000元、2012年11月21日50000元、2012年12月7日50000元、2012年12月15日100000元、2012年12月31日100000元、2013年2月6日150000元,上述合计976590元。
2013年1月14日,第三人 章国宝向原告出具一份《欠款条》,载明:今欠到人民币(大写)柒拾壹 万肆仟捌佰元整(¥714800),欠款事由化纤款,欠款单 位或个人章国宝,单位中澳。
2013年2月7日,被告林 义数向原告黄锦贤出具一份《欠条》,载明:今欠黄 锦贤化纤款人民币陆拾捌万玖仟元整(¥689000),欠款人林义数。
原告黄锦贤分别于2013年6月1日、2013年6月12日向送 货单上载明收货单位为义创厂送货,金额分别为9036元、10740元。原告黄锦贤从2013年6月17日至2013年8月9日间向 第三人章国宝送货,货款金额分别为:2013年6月17日22153元、2013年6月19日4608元、2013年7月8日17064元、2013年7月9日12960元、2013年8月9日19776元,上述合计金额为76561元。原告黄锦贤从2013年8月11日至2013年11月30日间向 第三人章国宝送货,货款金额分别为:2013年8月11日19741元、2013年8月12日21715元、2013年8月13日18681元(林义数签收确认)、2013年9月5日19835元、2013年9月6日1819元、2013年9月10日16924元、2013年9月11日17991元、2013年9月13日18267元、2013年9月14日17980元、2013年9月21日11800元、2013年9月23日16390元、2013年9月25日15123元、2013年9月28日17710元、2013年10月18日17690元、2013年10月20日14766元、2013年10月22日16481元、2013年10月24日18354元和18892元、2013年10月26日15146元、2013年10月27日15068元、2013年11月2日8525元、2013年11月24日10639元、2013年11月30日19302元,上述合计金额为368839元。原告黄锦贤分别于2014年11月4日、2014年11月6日送货至中澳公司,章国宝认可,货款金额分别为18235元和16590元、8112元(合计24702元)。以上货 款均以即买即付方式付清。
另查明,被告林义数偿还货款,明细如下:2013年2月9日通过 章国宝给付承兑汇票150000元;2013年7月31日,被告林 义数退还棉纱冲抵债务;2013年8月11日至11月30日收取368839元;2014年11月4日林荣旗信用卡支付18235元;2014年11月6日温明绿支付24700元。2014年3月2日,原告公 司会计罗明运向被告林义数出具一份还款清单:8月12日收40000元/9月6日20000元/9月10日100000元/9月23日收承兑汇票30000元/收9月29日承兑汇票20000元/10月17日收承兑汇票100000元/11月2日收8520元/12月收21175元(19300+1875)(10件黑纱款)/1月26日收23900元(上述合计为363595元)/8.11-11.30化纤款368839元。
本院认为:原告黄 锦贤及第三人章国宝主张涉案货款689000元来源 于林义数承受林义创的债务,被告林 义数主张系其接手中澳公司以来与原告间贸易往来结欠的货款。无论涉案货款689000元系被 告林义数经手结欠的货款还是对林义创债务的承受,该二份 欠条均是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故本院予以认定。
本案主 要争议焦点在于被告林义数支付的款项是用于偿还其向原告于2013年2月7日出具 的欠条还是第三人章国宝于2013年1月14日出具的欠条。原告黄 锦贤及第三人章国宝认为:章国宝 是中澳公司管理人员,其行使的是职务行为,依据股东协议,中澳公司的对外债 务由林义数个人承担,因此被 告林义数偿还的款项应仅用于偿还章国宝结欠的714800元。被告林 义数主张如章国宝行使的是中澳公司职务行为,应该由 中澳公司或者股东承担还款责任,而不是 林义数个人款项用于偿还中澳公司债务。纵观本案,本院分析如下:
(一)从原告黄锦贤提交的2013年8月11日至2013年11月30日间送货单、罗明运 证人证言及被告林义数提交的由罗明运出具的还款清单内容相结合分析,第三人 章国宝作为中澳公司管理人员,其确认 的包括林义数签收的,上述送 货单货款合计金额为368839元,且章国 宝认可上述期间发生的货物均是即买即付,而罗明 运出具给被告林义数的还款清单亦载明8.11-11.30化纤款为368839元,故还款 清单上载明的化纤款368839元可以与2013年8月11日至2013年11月30日间送 货单上载明的货款总额368839元相对应,因此可 以证实还款清单上记载被告林义数支付的363595元是用于偿还章国宝、林义数 在上述期间签收的送货单货款368839元。因此,被告林 义数依据还款清单主张其支付368839元系用 于偿还其结欠的货款689000元,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二)从原告黄锦贤提交的2014年11月4日和2014年11月6日三份送货单、李青泽与吕宝证言、章国宝 陈述和被告林义数对2014年11月4日和2014年11月6日支付 款项的陈述结合分析,原告于 上述两日向中澳公司供货,金额为18235元及8112元、16590元(合计24702元),相对应 的被告林义数亦在上述两日支付18235元和24700元,与原告 的发货金额相同或相近,再者章 国宝认可上述货款亦是即买即付,故本院 认定林义数支付的款项18235元和24700元是用 于偿还当日发生的货物买卖,被告林 义数主张支付的上述二笔款项是用于偿还其结欠的货款689000元,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三)《中华人 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 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 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原告黄锦贤、第三人 章国宝根据林珍珍、章国宝 与林义数间协议书及林义创、章国宝 与林义数间厂房转让协议书,认为章 国宝履行的是中澳公司职务行为,对外债 务由林义数个人承担;林义数 通过章国宝转交的承兑汇票150000元、棉纱抵 债是用于偿还章国宝结欠的债务714800元。本院认为,本案中,第三人 章国宝出具的欠条仅显示单位中澳,即使第三人 章国宝作为中澳公司管理人员,出具欠 条行为是代表中澳公司,对外亦 应由其所代表的中澳公司负责偿还欠款,现原告 认可林义数以汇票150000元和棉纱抵债,因此,被告林 义数主张系偿还其个人出具的欠条,本院予以采信。原告主 张上述款项和棉纱是用于偿还章国宝经手的714800元欠款,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林义数于2013年7月31日退还 棉纱冲抵债务金额问题,被告林义数主张每吨6300元,20吨,合计126000元,原告对 抵债金额表示差别不大,故本院 认定棉纱抵债金额为126000元。
综上,本院认为,被告林 义数当结欠原告黄锦贤货款为413000元(689000-150000-126000)。被告林 义数主张原告提供的棉纱存在质量问题,不予偿还余款,但未提交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纳。故被告 林义数应支付原告货款413000元及利息损失(从2014年10月31日起,按中国 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计)。被告郑 小仙与被告林义数系夫妻关系,上述债 务发生于二人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原告要 求二被告共同承担上述债务,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第三人 章国宝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按缺席审理。据此,依照《中华人 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五十九条、《最高人 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 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中华人 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 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林义数、郑小仙 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原告黄锦贤支付货款413000元(从2014年10月31日起至 本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按中国 人民银行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计);
二、驳回原 告黄锦贤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 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按照《中华人 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 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 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690元,由林义数、郑小仙负担7495元,黄锦贤负担319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 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 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受理费10690元(具体金 额由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至迟应 在受理上诉通知书送达之日起七日内预交到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或电汇 至温州市财政局非税收入结算户,开户行 农行温州市分行,账号:192999010400031950013,逾期不 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本判决生效后,负有义 务的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另一方 当事人应当在判决书确定义务履行之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审判长杨隆隆
审判员陈海琴
人民陪审员肖丽君
二〇一五年九月一日
代书记员杨守格

公告

一、本网站 公布的裁判文书均为依法公开的裁判文书,由相关 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 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在互联网上予以公开。

二、本网站 裁判文书的公开为非盈利性质,公众可免费查阅;所提供 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

三、若有关 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可向公 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撤回。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相关法 院依法定程序撤回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裁判文书的,可通知 我司做相应处理。

友情链接:    鐪熶汉妫嬬墝娓告垙澶у巺        鐪熼挶妫嬬墝-瀹樼綉骞冲彴鎵嬫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