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严红星 与严伯清等合伙协议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 大兴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大民初字第12059号
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男,1971年11月19日出生。
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男,1966年9月27日出生。
被告严月清,男,1969年8月28日出生。
被告何润平,男,1978年3月18日出生。
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与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被告严月清、被告何 润平合伙协议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由代理 审判员蒋怡琴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龙爱菊、刘辉英 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 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 提出追加何润平为被告的申请,本院依 法追加何润平为被告。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 的委托代理人陈鹏飞、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 及其委托代理人马法宪、被告严 月清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何 润平的委托代理人袁书敏到庭参加了2014年5月15日的庭审,被告何 润平经本院合法送达出庭传票无正当理由未参加2014年3月3日、2014年9月30日的庭审。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起诉称: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与被告严月清于2009年9月26日合伙 出资租赁位于北京市大兴区西红门镇科技工业园南区大门北300米路东 的北京金星誉利液化气储备厂(以下简称:金星液化气厂)用于液化气经营。被告何 润平曾为合伙人,后退出合伙。被告严伯清占45.24%的份额,原告严红星占35.71%的份额,被告严月清占19.05%的份额。三方合伙约定:由被告 严伯清保管现金和相关账目,原告严红星负责监管,被告严 月清负责经营管理。2012年12月,经原、被告与会计余××共同结算,被告严伯清应分得1765701元,原告严红星应分得1393748元,被告严月清应分得743515元。结算之后,被告严 伯清并没有将以上款项支付给原告严红星。2012年6月4日,原、被告与何××签署了 转让金星液化气厂协议,协议约定转让费用1600000元,并由被告严伯清保管。合伙解散后,由于现 金和欠条都由被告严伯清、被告严月清保管,经原告 严红星多次催要未果,故原告 严红星诉至法院,诉讼请求为:1、判令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月清立即支付合伙分利1393748元;2、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月清支付合伙转让费564218元;3、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月清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 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1、销售金兴誉利总帐;2、转让协议;3、录音资料5份;4、答辩状3份;5、银行转账清单;6、吴新周12万元支票;7、计算明细;8、被告何润平收条;9、严福星证人证言;10、小客户债权凭条等。
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答辩称:2009年9月,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月清与王绍亮谈成了承租金星液化气厂事宜,因资金不足,邀请被告何润平、胡××、原告严 红星入伙共同承租经营液化气站。9月26日,全体合伙人共同约定:被告何润平出资600000元,负责采购,胡××出资600000元,任台长,负责充气、算账,原告严红星出资600000元,负责过磅支钱,被告严月清出资400000元(其中300000元是信息股),任站长,被告严伯清出资800000元,负责保管现金、开车送货,合伙期间,任何合 伙人非法侵占合伙利润,其在合 伙中所占股份全部归公。全体合 伙人都按约出资并经营。一年后,胡××要求退伙,经过全 体合伙人共同算账,胡××拿走了出资600000元及利润100000元,被告何润平保留股份,不再参与经营管理,不管盈 亏每年固定分红150000元。当时因 保险柜现金不足,被告严 伯清与原告严红星分别增加出资150000元。从此,原告严红星的出资为750000元,被告严月清的出资400000元,被告严伯清的出资950000元。
2011年3月,被告严 伯清发现原告严红星用虚列支出的办法侵占合伙资产,被告严 月清与被告严伯清查证现有磅单,发现原 告严红星侵占二十余万元,原告严红星逃走了,被告严 月清找到原告严红星的亲戚严××说理。不久,严××把侵占的部分利润350000元交给 了被告严月清归公,被告严 月清要求原告严红星坦白,原告严红星拒不坦白,由于原 告严红星侵占数额即使花费一两年时间都未必查清,被告严 伯清与被告严月清商量对原告严红星的股份再做处理,原告严红星提出让严××代理他 在合伙上班监督,被告严月清也同意了。自2011年4月起,严××代表原 告严红星来合伙监督,被告严月清未同意严××入伙。由于被 告严月清一直要求没收原告严红星的全部股份,被告严 伯清考虑到原告严红星交出了350000元,如果再 没收原告严红星的全部股份有些太过分,故同意 无条件缩减原告严红星的股份,缩减数额直到2013年8月18日才与 被告严月清达成一致。散伙时,严××代理原告严红星、与被告严月清、被告严 伯清一起将合伙经营期间形成的资产转让给了何××。散伙后,严福星找被告严伯清、会计余××、被告严月清一起算账,被告严 月清以对原告严红星侵占合伙资产事宜没有做出处理且严××不是合 伙人为由拒绝算账,考虑到 一直不算账也不是办法,严××以是原 告严红星的代理人为由要求算账,被告严伯清、余××与严××一起算账,最后得出了总账,被告严 伯清将部分合伙资产支付给了严××。
2013年7月,严××以合伙 人身份起诉被告严伯清、被告严月清,为处置合伙资产,经被告 严月清与被告严伯清协商,鉴于严××透露的“原告严 红星拿走了八十多万元,你们俩都是傻瓜”,并结合“任何合 伙人非法侵占合伙利润,其在合 伙中所占股份全部归公”之约定,决定将 原告严红星的合伙股份由35.71%调整为20.58%,被告严月清的股份由19.05%调整为23.53%,被告严伯清的股份由45.24%调整为55.89%。
2012年5月8日散伙时,合伙项 目共有账目资产如下:现金4160465元,债权1235149元,库房设备一宗何××受让支付价款1600000元。综上,原告严 红星分得的资产远远超过了其应得的资产,故请求 法院驳回原告严红星的诉讼请求。同时,被告严伯清提出反诉,认为原 告严红星占有被告严伯清的合伙资产186203.87元,故反诉请求为:1、原告严 红星退还被告严伯清合伙资产186203.87元;2、案件受 理费由原告严红星承担。
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 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1、金星誉利总帐;2、协议;3、证明;4、业务凭证及收条;5、证明;6、收帐目单;7、收条1张;8、收条2张;9、支条和欠条30页;10、过磅单支款单据;11、合伙人决议;12、工商登记;13、过磅单;14、房租支条等。
被告严月清答辩称:事实情 况同被告严伯清的答辩状一样。严福星 自始至终都在编造谎言,严××与被告 严伯清未经被告严月清的同意私自处置合伙资产属于违法行为,并且剥 夺了被告严月清的权利,算账是无效的,给被告 严月清造成了经济损失。关于廊坊誉特气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廊坊誉特公司)当时与 金星液化气厂共同经营,现在廊 坊誉特公司的亏损,严福星 和被告严伯清不应当让被告严月清一人承担。当时,被告严 月清为金星液化气厂垫资,至今严××和被告 严伯清不给报销,还有当 时被告严月清的管理费也未兑现。被告严月清垫资共计750500元。
被告严 月清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1、田××证明;2、合伙人证明;3、董××证明;4、严×书证;5、高××证明,6、开支明细表;7、潘××收条等。
被告何润平答辩称:被告何润平于2009年9月入伙,当时投资600000元占20%的股份,被告何润平于2010年10月退出并保留股份,是以借 款的形式保留股份,每年分红150000元,其他的 所有经营和事务与被告何润平都无关,后来他 们把全站转让出去,被告何 润平拿走了其本金,关于其 他的一切投资和经营都与被告何润平无关,包括转 让费以及其他纠纷。被告何 润平不主张权利,所以不应该承担责任。
被告何 润平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针对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的反诉,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答辩称:被告严 伯清反诉不成立,是故意拖延时间,事实和 理由也是不成立,请求法院依法查明,驳回被 告严伯清的反诉请求。
针对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的反诉,被告严月清答辩称:被告严 月清不清楚这些事情,没有意见。
针对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的反诉,被告何润平答辩称:没有意见。
经本院庭审质证,原、被告对 原告严 红星提交的证据2转让协议、证据4答辩状3份,被告严 伯清提交的证据2协议、证据3证明、证据4业务凭证及收条、证据9支条和欠条30页、证据12工商登 记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对 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本院依 当事人申请依法调取了2013年大民初字8013号案卷材料,原、被告均认可;本院制作了与余××的谈话笔录,原告严红星、被告严伯清、被告严月清均无异议,被告何 润平亦未出庭提出异议,故本院 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确认。
双方当 事人对以下涉及本案争议焦点的证据持有异议:
一、原告严 红星提交的证据1销售金 星誉利总帐和分账,证明现 金帐户余额和各项款项还有原告出资比利是35.71%,最后应该得到1393748元。被告严 伯清对于总账的真实性认可,分账没 有签字真实性不认可,总账可 以证明分账是错误的,算帐的 时候合伙资产帐面现金是4160465元,债权是1235149元,在经营过程中严××代理原告严红星支走1595001元,尚有209672元没有归还。被告严 月清认为该证据的真实性无法核实。被告何 润平认为其没有参与经营,所以对 该证据没有意见。本院对 总账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分账 的真实性不予认可。
二、原告严 红星提交的证据3录音资料5份,证明当时的会计于××、被告严伯清、严月清、杜×和严××之间的谈话录音,证明其 应当分到合伙份额。被告严 伯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但关联性不认可。被告严 月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认可总账4160000元,认可其说话内容,认可收到严××汇款700000元,其他内容不认可。故本院 对涉及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月清录音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三、原告严 红星提交的证据5银行转账清单,证明严××从转让款830000元中将700000元由颜 浪支付给严月清700000元。被告严伯清称不知情,称该支付未经其许可,被告严 月清对该证据真实性认可,认可收到汇入颜×账户的700000元。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没有意见。本院对 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四、原告严 红星提交的证据6吴××120000元支票,证明其最后支出了120000元偿还吴××送气款,而且在 庭审中被告严月清已经认可。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没有意见。本院认为,严红星 在庭审中称计算总账时合伙并无任何欠账,但现又 提交证据称偿还吴××欠款,陈述前后矛盾,且无法 证实该证据系合伙共同支出,及与本案的关联性,故本院 对该证据不予认可。
五、原告严 红星提交的证据7计算明细,证明严××支付了12万元进货款、客户欠 账收回情况及原告严红星应当分配合伙资产的份额。严伯清认为该证据第8页的单 位欠帐和客户实际欠帐收回其中富邦公司的650000元,被告严伯清未收回,京伦16323元严××已经代 表原告严红星收回,陈××的欠账 收回情况不清楚,薛××的900元欠账 严福星已经收回,但是已 经交给原告严红星了,潘××的欠账101905元不清楚,旧宫周的欠账,严福星收了1300元,返给旧 宫周的回扣不认可,第8页其他内容都认可,除此之 外的其他页都不认可。被告严 月清称其没有收回潘××的欠账101905元,陈××的欠账也没有收回,其他的不清楚。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没有意见。对该部分证据,本院将 在本院查明部分予以详细阐述。
六、原告严 红星提交的证据10小客户债权凭条,证明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收回部分债权,剩余债 权凭条在原告严红星手中。被告严 伯清认可债权凭条,被告严月清称潘××打给了 被告严月清一张新的借条。被告何润平未出庭,亦未提出书面异议,故本院 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七、被告严伯清提交证据5公司说明,证明严××代原告 严红星领走煤气款392000元,包括合 伙中京伦特种耐火材料厂(以下简称:京伦耐火厂)的原欠款16323元。严红星对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称该煤 气款与本案合伙无关。严月清 对该证据不认可,称当时 三方协议收回欠帐才可以给京伦送气,气送了,但是欠帐却没有要回。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无意见。该证据 上的收款人严福星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但称已经将煤气款392000元交给了被告严伯清,该款包括16323元的原合伙欠款。故本院 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八、被告严伯清提交证据7收条,证明散伙后,严××代原告 严红星持有债权凭据561494元。原告严 红星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认可领 取债权凭据的数额,但证明目的不认可。被告严月清 对该证据不认可。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无意见。本院对 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九、被告严伯清提交证据8收条,证明严××代理原告严红星在2012年12月2日从被 告严伯清手中领取现金1000000元,原告严 红星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被告严月清对该证据750000元的认可,其他不认可。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无意见。故本院 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十、被告严伯清提交证据10过磅支款单据,证明原 告严红星在合伙期间共过磅582车,原告严红星虚列开支,侵占了合伙利润,故应当缩减份额。原告严 红星对该证据不认可,并称当时的货差,严红星已经通过交回350000元补齐。严月清对该证据认可。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无意见。本院认 为该证据无法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故本院 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十一、被告严伯清提交证据11合伙人决议,证明因 原告严红星侵占合伙资产,根据合伙协议,原告严红星退还350000元给合伙,将原告 严红星的股份缩减为20.58%,同时,被告严 月清的股份调整为23.53%,被告严 伯清的股份调整为55.89%。原告严 红星对该证据不予认可。被告严 月清对该证据认可。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无意见。本院对 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十二、被告严伯清提交证据14房租支条,证明原告严红星领走6329元。原告严 红星认可该证据。被告严 月清称认可将该房租三人分担。被告何 润平既未出庭参与诉讼,又未提 出书面答辩意见。本院对 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十三、被告严 月清向本院提交证据1田××证明、证据2合伙人证明、证据4严×书证、证据5高××证明,证明原 告严红星偷盗情况。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均不认可上述证据。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没有意见。本院认 为上述证据中的证人均×出庭作证,上述证 据无法证明与本案关联性,故本院 对上述证据均不认可。
十四、被告严 月清向本院提交证据3董××证明、证据6开支明细表,证明其 将支出的钱用于合伙开支等。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对上述证据均不认可。被告何 润平对该证据没有意见。本院认为上述证 据无法证明与本案关联性,故本院 对上述证据均不认可。
十五、被告严 月清向本院提交证据7潘××的收条,证明其 未收回该笔债权,并称由 于散伙后不再以金星液化气厂的名义经营,为防止 潘育恒将款打入金星液化气厂,故让潘××再打了 一张对被告严月清个人的欠条。原告严 红星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认可。被告严 伯清称最开始潘××欠条在严福星处,潘××的钱不 知道要回来没有。被告何 润平称不了解情况。本院对 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本院根 据上述认证查明:一、2009年,原告严 红星与被告严伯清、被告严月清、被告何润平、案外人胡××5人合伙,经营金星液化气厂,其中被告何润平出资600000元,负责采购辅助事项,被告胡××出资600000元,原告严红星出资600000元,负责过磅支钱,严月清出资400000元(其中信息股300000元),任站长,负责全面工作,严伯清出资800000元,负责保 管现金和账目管理,财务是由余××负责。2010年,胡××退出合伙,取回合伙投资;被告何润平退出经营,以借款 形式保留合伙投资资金600000元,约定每年固定分红150000元。同时,原告严 红星出资增加到750000元,被告严 伯清出资增加到950000元,被告严月清出资仍为400000元。2011年4月,严福星 以严红星代理人的身份参与合伙事务。
庭审中,原告严红星、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月清均认可被告何润平的股份和分红现已经结算完毕。但关于被告何润平自2010年退出 合伙经营后的身份问题,原告严 红星认为被告何润平只是借款人,不是合伙人;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月清对此的陈述在庭审中出现不一致,先认可 被告何润平是合伙人,后又否 认其合伙人身份。关于被 告何润平是否参与经营、是否分担风险的情况,原告严红星、被告严伯清、被告严月清均认可自2010年被告 何润平退出合伙经营后,合伙由原告严红星、被告严伯清、被告严月清组成,被告何 润平不参与经营,不享盈亏,不承担债权和债务。被告何 润平对其合伙人的身份问题亦存在陈述前后不一致,但其在 庭审中明确表示其于2010年10月退伙,不承担 合伙的权利义务,不参与经营,但600000元股本 是以借款的形式放在合伙中,并向法 院提交说明称其已经拿走合伙的本金,关于合 伙的一切投资和经营都与其无关。
二、2012年,原告严红星、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月清准备散伙时,严××找到被告严伯清、会计余××、被告严月清,要求一起算账,被告严月清授权由严××算账,最后被 告严伯清与严福星计算出金星液化气厂销售收入总账,总账载明:“保险柜实存现金为4160465元,外送欠账北京气站36663元,京伦欠账16323元,富邦欠账651399元,客户实际欠账“561494-30730=530764元(其中应付何××30730)”。被告严 伯清认可计算总账时其实存现金为4160465元。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均认可客户实际欠账是指小客户的欠款凭证。
小客户的欠款凭证561494元,已由会计余××交付给 原告严红星的代理人严福星,原告严 红星现手中持有小客户的欠款凭证数额为408686元,其中包 括已收回的欠账29300元,小客户欠账共收回68343元。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月清对原告严红星手中持有的欠条数额认可。原告严 红星称收回京伦耐火厂的欠账16323元,但已给付被告严伯清,被告严 伯清对此不认可。被告严 伯清称其已收回北京气站的欠账36663元、小客户叶××的欠账8000元、何××的欠账3800元。小客户 的欠款凭证中有潘××的欠款101905元,已由严××交付给被告严月清,被告严 月清称其未收回该欠款,由于合伙解散,其让潘××向其重新出具借条,借条载明:“今借到严月清101905元,于2012年9月1日之前全部还清。”原告严 红星称借条最初为欠金星誉利厂的欠条,被告严 月清拿到欠条后称其负责收回该欠款,现该款 被告严月清已经收回。被告严 伯清称对该情况不了解。被告何 润平称其未参与经营对上述情况均不了解。
三、总账上 载明廊坊部分支出收回情况,包括“严××支到被告严伯清现金1595001元”等内容。被告严 伯清认可该笔支出,但称关 于廊坊誉特公司的经营情况不清楚,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月清称三人合伙期间确实出资部分用于经营廊坊誉特公司。庭审中,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关于廊坊誉特公司的合伙资产清理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在被告 严月清给付被告严伯清26000元后,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均不再要求廊坊誉特公司的任何权利,也不承担任何债务,以后廊 坊誉特公司再出现其他债权、债务均 由被告严月清承担,三方对 于廊坊气站的财产和债务的处理再无其他争议。
四、2013年8月18日,被告严伯清、严××代理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月清将合伙经营期间形成资产转让给案外人何××。其中,何××支付给严福星转让款830000元,支付给 被告严伯清转让款750000元。严福星称将该830000元转让 款都给付给了被告严月清,其中700000元通过颜×银行卡支付给严月清,关于剩余130000元转让款的陈述,严××在2013年12月4日的庭审中称50000元是严 月清作为私人借款给了王××,80000元当着 严月清面给了刘××,刘××是天津送气刘×的合伙人会计,并提交录音证据。被告严 月清对录音的真实性认可,但对该事实不予认可,仅认可收到通过颜×银行卡支付的700000元的合伙转让款,对剩余50000元和80000元称记不清了,不是支 付给被告严月清个人的款项。被告严 伯清对录音的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对严××将钱款 转给被告严月清的事表示不知情。在(2013)大民初字第8013号严××起诉被 告严伯清的案件中,严××关于830000元转让 款资金的走向陈述前后不一致,其于2013年7月17日庭审中称将750000元直接转给颜×,颜×又转给了被告严月清,另外80000元是直 接给被告严月清的现金;其于2013年8月19日庭审中称50000元是在之前6月12日给了 天津送气客户张××,80000元是直 接给被告严月清现金。
五、被告严伯清提交证据9支条和欠条30页,称严月 清已经从合伙总账目中支出668671元,但并没有记在总账上,该款项 应从严月清的最后合伙股本和分红中扣除,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月清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被告严月清认可支出668671元,但称并 非都是个人分红,都花费在合伙经营上,支付给董××和王××等人了,并出具使用明细、证明。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对该使用明细、证明均不认可。
六、2012年12月12日,严××代表原 告严红星从被告严伯清处支走1000000元,原告严红星称其中250000元,严××经被告 严伯清和被告严月清的指示,交付给了被告严月清,其中120000元被告 严月清用于支付吴新周的送气款,130000元交给 了被告严月清经营廊坊气站的会计,并提交2012年6月6日吴××出具的 送气款收据和录音,收据载明“送气款现金支票120000元整,收款人吴××”。被告严月清、被告严 伯清对上述情况表示不认可,吴××送气款 与三人合伙无关,被告严 月清不认可其收到250000元,但对录音中250000元所指 钱款称合伙期间每天都有打款,记不清了。被告严伯清对该250000元资金 走向表示不清楚,亦不认 可吴新周的收据。
七、关于合伙财产的处理,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均认可按照出资额进行分红,但原告 严红星称分配合伙资产的计算方式为在总资产的基础上减去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的实际出资1700000元,再按三 方出资额比例分配;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称应当按照出资额分配资产,但原告 严红星的分配比例由于其偷盗行为,应当缩减。
八、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称目前除何××外,没有共同债务。散伙后,因追讨债权,严××代表原 告严红星从被告严伯清处支走6329元作为房租,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同意三方对该笔房租均摊。
上述事实,有各方 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和陈述意见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一、根据我 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 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中,被告何 润平经本院合法传唤,拒不到庭应诉,应视为其放弃陈述、质证和 辩论等诉讼权利。根据庭审查明的情况,当事人 在案件审理中对于被告何润平是否是合伙人身份的认识存在前后不一致,但是原、被告始 终认可被告何润平在2010年退出经营后,既不承担债权,也不承担债务,仅以保 留股份形式每年固定分红。本院认为,个人合 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各自提供资金、实物、技术等,合伙经营、共同劳动;合伙的债务,由合伙 人按照出资比例或者协议的约定,以各自 的财产承担清偿责任。故被告 何润平已经退出合伙,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系合伙人,三方自 被告何润平退出合伙后形成个人合伙,该合伙 关系为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应为合法有效。现原、被告均 认可个人合伙关系终止,主张分割合伙资产,本院认为,合伙终止时,对合伙财产的处理,有书面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书面协议,又协商不成的,如果合 伙人出资额相等,应当考 虑多数人意见酌情处理;合伙人出资额不等的,可以按 照出资额占全部合伙额多的合伙人意见处理,但要保 护其他合伙人的利益。经查明,三人合 伙成立时出资总额为2100000元,原告严红星出资750000元、被告严伯清出资950000元,被告严月清出资400000元。综合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关于分配合伙资产的意见,本院认 为应当按照出资额在出资总额中的比例分配合伙资产。
二、目前合 伙资产情况如下:(一)计算总账时,被告严 伯清持有现金为4160465元,后收到何××的转让款750000元,收回北京气站的欠账36663元、小客户叶××的欠账8000元,何××的欠账3800元;原告严红星收到何××的转让款830000元,收回小客户的欠账款68343元、京伦耐火厂欠款16323元。以上均为合伙资产。被告严月清不认可总账计算的被告严 伯清持有现金为4160465元,本院认 为被告严月清已经授权严××算账,其自散 伙后一直未提交账目进行清算,亦未提 交证据证明总账计算有误,原告严 红星和被告严伯清均对总账数额认可,故本院 对被告严伯清持有保险柜现金为4160465元的事实予以确认。(二)对于上述合伙资产,被告严 伯清分配给了原告严红星1000000元,原告严红星称该1000000元中的250000元已经 交给了被告严月清,其中120000元是支付给吴××的送气款,并提交录音证据和吴××的收据予以证明。被告严月清、被告严 伯清不认可上述情况,认为吴新周送气款 与三人合伙无关。本院认为,吴××收据时 间早于原告严红星支取钱款时间,原告严 红星曾认可计算总账时没有外债,亦未提 交充分证据证明该款系经合伙人全体同意支付给被告严月清,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均不认可原告严红星关于该笔合伙资产的处置,被告严 月清亦否认收到该款,故本院 对原告严红星关于250000元已经 分配给被告严月清的主张不予认可,原告严 红星关于该笔款项的处理未经全体合伙人的同意,不属于 对合伙资产的合理处置,原告严 红星与被告严月清对该款的争议,双方可以另行解决。(三)对于合 伙资产中原告严红星收到的何××转让款830000元,原告严 红星称其均已经交付给被告严月清,并提交录音。由于被 告严月清认可收到700000元转让款,故本院对700000元已交 付给被告严月清的事实予以认可。被告严月清对剩余130000元转让 款交付的事实不认可,严伯清 不认可录音的关联性,对严××将钱款 转给被告严月清的事表示不知情,而严××和原告 严红星对于该转让款交付的事实陈述存在前后不一致,故本院 认为被告严红星关于该笔款项的处理未经全体合伙人的同意,对原告 严红星关于剩余转让款130000元已经 分配给被告严月清的主张不予认可。原告严 红星与被告严月清关于该款的争议,双方可另行解决。(四)关于合 伙资产中被告严月清从被告严伯清支走的668671元的事实,由于被 告严月清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支取钱款的行为用于合伙用途且经过全体合伙人同意,故本院 认为被告严月清对该款的支出应当从其最后合伙分配中扣除668671元。
三、关于客户欠账的处理,庭审中,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均同意由原告严红星继续持有手中客户的欠款凭条,认可如 追回欠款再进行分配,故本院 对该部分债权不在本案中处理,三方如 追回债权可以纳 入合伙资产再进行分配。关于潘××的欠账,由于被 告严月清提交了潘××的债权凭证,而原告 严红星和被告严伯清也未提出证据证明该欠账已经被被告严月清收回,故不在 本案中处理该部分债权,被告严 月清或者其他合伙人如追回债权,可以纳 入合伙资产再进行分配。
四、关于总 账上载明廊坊誉特公司的合伙资产处理,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达成一致意见:在被告 严月清给付被告严伯清26000元后,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均不再要求廊坊誉特公司的任何权利,也不承担任何债务,以后廊 坊誉特公司再出现其他债权债务均 由被告严月清承担,三方对 于廊坊气站的财产和债务的处理再无其他争议。故被告 严月清另需支付给被告严伯清26000元。
五、关于严××代表原 告严红星从被告严伯清处支走6329元作为房租的情况,原告严红星、被告严 伯清和被告严月清均同意三方对该笔房租均摊,故本院 将在合伙资产中对该笔债务平均分配。
综上,原告严 红星应当分得的合伙资产为2095602.47元,其实际 持有的合伙资产为1214666元;被告严 伯清应当分得的合伙资产为2680992.38元,其实际 持有的合伙资产为3283928元;被告严 月清应当分得的合伙资产为1090670.14元,其实际 持有的合伙资产为1368671元。综上,按照出 资份额分配合伙资产的原则,被告严 伯清应当支付给原告严红星602935.62元,被告严 月清应当支付给原告严红星278000.86元。故关于 原告严红星的诉讼请求,本院对 其合理部分予以支持。关于被 告严伯清提出的反诉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 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中华人 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 四十四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 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 六十万零二千九百三十五元六角二分;
二、被告严 月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 二十七万八千元八角六分;
三、驳回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 的其他诉讼请求;
四、驳回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 的全部反诉请求。
如果未 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 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 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 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 件受理费二万二千四百二十二元,由原告(反诉被告)严红星 负担九千八百一十三元(已交纳),由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 负担八千六百三十元(于本判 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由被告 严月清负担三千九百七十九元(于本判 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反诉案 件受理费二千零一十二元,由被告(反诉原告)严伯清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 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 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 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诉期 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判长蒋怡琴
人民陪审员龙爱菊
人民陪审员刘辉英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记员冯倩

公告

一、本网站 公布的裁判文书均为依法公开的裁判文书,由相关 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 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在互联网上予以公开。

二、本网站 裁判文书的公开为非盈利性质,公众可免费查阅;所提供 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

三、若有关 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可向公 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撤回。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相关法 院依法定程序撤回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裁判文书的,可通知 我司做相应处理。

友情链接:        鐪熼挶妫嬬墝-瀹樼綉骞冲彴鎵嬫満app   鎺屽績妫嬬墝-棣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