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增值税发票在【买卖合同纠纷】中的证明力之分析

 

增值税专用发票,是由国 家税务总局监制设计印制的,只限于 增值税一般纳税人领购使用。增值税专用发票,既作为 纳税人反映经济活动中的重要会计凭证,又是兼 记销货方纳税义务和购货方进项税额的合法证明。增值税 专用发票与普通发票不同,不仅具 有商事凭证作用,而且是一种完税凭证,实行凭 发票注明税款扣税,购货方 要向销货方支付增值税。

从增值 税专用发票本身的作用看,其是纳税的法定证据,即只要 合法持有增值税发票,就证明 国家已收到相应的税款。然在商事 贸易往来过程中,先开具 增值税发票再付款的现象较为常见,这也导 致其引发的经济纠纷也越来越多,增值税 发票往往被当事人用作证明不同事实的证据:

出售方:以购买 方已经收到其开具的增值税发票,主张其 已经交付了合同约定的标的物,理由是 如果没有收到货物,购买方怎么可能进行进项税的抵扣呢?

购买方:以其已 经收到出售方的增值税发票,主张其 已经支付了相应的货款,其理由 是如果没有付款,出售方 怎么可以开具增值税发票呢?

一个实际的案例是,原告A与被告B签订购销合同一份,约定:原告A向被告B供应大 理石锯泥的数量及价格,但并未 在合同中对付款方式、发票开 具情况作出明确约定。被告B于2011年5月份向原告A出具证明一份,用于开 具增征税专用发票;后原告A至国家 税务局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141,089.4元,并将在 有双方签名的发票第三联交由被告B,第四联由原告A自己留存。后原告A起诉被告B,称被告B于2011年5月份从 己方购进的大理石锯泥总价值141,089.4元,被告B仅支付货款58,600元,剩余货 款多次催要拒不支付;被告B则以原告A向其出具的载有原告A签名的 增值税发票等作为证据证明自己已经付清全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 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出卖人 仅以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证明其已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买受人不认可的,出卖人 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

增值税 发票从其法定功能看,只是买 卖双方之间的结算凭证,只能证 明相关方已经缴纳了相应的税款,在没有 其他证据予以印证的情况下,并不能 延伸到合同履行过程中起到证明相应合同义务已经履行的作用,这主要 是考虑到当事人之间存在“虚开”的可能性。因此,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并不能 单独证明货物已经交付或者款项已经支付,需要和相应的送货凭证及付款凭证相结合 才能达到诉讼中相关方的证明目的。

当然,在以下几种情况下,增值税 发票可以单独证明款项支付的事实:

1、明确约定开票事宜

如果双 方在合同中明确约定购买方付款后,出售方 再开具增值税发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购 买方持有了增值税发票,则应当 认定购买方已经支付了款项。但即使 合同中明确约定出售方在供货后的一段时间内开具发票,也能证 明购买方的确收到发票,但此类情况下,出售方 仍不能以购买方收到发票为由主张其已经发货,因为此 两行为发生的先后,出售方 完全占据着主动权,不能排 除出售方利用该条款达到其非法目的。

2、长期交易开票习惯

如果双 方在合同中没有明确约定增值税发票的开具时间,但双发有长期的交易,可以证 明双方存在着购买方先付款,出售方 再开具发票或者出售方均是先交货,再在一 定期间内向购买方开具发票的交易习惯。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出售方 可以凭购买方已经将增值税发票进行抵扣证明其已经交付了货物,而购买 方可以持有增值税发票证明其已支付款项。

总之,在买卖 合同履行的过程中,各方均 应当保存好合同履行的证据,仅凭增 值税发票来证明已经履行合同义务具有很高的法律风险。

 

友情链接:    浜戦紟妫嬬墝浠g悊